当前位置:主页 > 职场风向 >新毛左趁毛诞复苏中共须防其借机宣泄不满 >

新毛左趁毛诞复苏中共须防其借机宣泄不满

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前夕,毛左势力重新复苏,尤其是80后90后的新左派力量渐成精锐,甚至振臂高呼誓死捍卫毛主席,颇为惹眼。伴随中国新生毛左的崛起,使得左派势力趋于壮大且渐有泛滥之势,这与中国社会日渐显现的社会矛盾不无关系。在官僚主义抬头、贪污腐败横生、鱼肉百姓频现等错杂丛生的大环境下,主张反霸权、反贪污、反官僚的“毛时代精神”重新被新生代的追捧为精神寄托本不足为奇。但较之“老左”,这批新生左派尤其是80后90后新毛左所独有的特质却引发了外界对左派更多的关注。他们满腹革命热情却无革命经验,对中国传统历史文化一知半解甚至是茫然不知,言行间难免被贴上“情绪激动、唯我独尊、片面狭隘、崇尚暴力”的标签。有分析称,假如说“老左”是对毛精神的货真价实的崇拜,那幺新生代的毛左更多的是一种跟风,满足发泄欲和破坏欲的一种方式,其间抑或有着这一代人追求个性等心理因素在作怪。促成毛左新生力量的因素很多,但要真正从根本上消除其生存的土壤,还需从制度着手,真正实现民主和法治。
毛左衍生新生代呈泛滥之势
每逢热点突发事件以及敏感期,总少不了挺毛者借机围观呐喊。
近至此次毛诞,各地纪念活动陆续隆重展开,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人们高呼“毛主席万岁”,俨然又回到了狂热崇拜毛泽东的文革时代。山西大学更有超过1,000名大学生和民众高举120面中共党旗、国旗和41幅毛泽东画像,摆成了“120”大字。在中国着名的论坛社区亦有毛左集结高呼“永垂不朽的毛诞节”、“活着的传奇、信仰”;远至钓鱼岛争端时的反日浪潮亦被打上毛左的旗号。游行期间大大小小的毛泽东海报,此起彼伏的示威口号,再加上“毛主席,人民好想你”的横幅,此情此景不禁引发网民惊恐地说:“文革随时可能重现”。经调查发现,参与者中除了偏激的民族主义者外,有不少是“不明就里”的新生代毛左:他们或对内不满社会不公现状、或对外不满中国对外政策,怀念对外姿态强硬的毛泽东。
除了上述现实中毛左的活跃,虚拟网络上的左派言论亦盛极一时。例如由左派代表人物司马南以及孔庆东引爆的网络口水战。还有《环球时报》以及乌有之乡、四月社区等左派发声阵地的一度膨胀。而新生代左派较之于“老左”更善于利用新媒体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但其言论往往被贴上“幼稚”“浮躁”、“荒诞”的标签。
身为80后90后的他们有着革命的冲劲,但缺乏革命经验。这些人没经历过文革,但至少从父辈口中知道一些文革事迹。这些青头泼皮的父辈基本都是文革中的造反派激进分子和政治得益者,身教言传,教这些青头泼皮憧憬了那种造反境界和暴力快感;没见过毛,只从画片里目睹尊荣,没聆听过教诲,只从传说中受过熏陶,没杀过猪拔过毛,却知道动刀的麻利爽快。他们希望通过提高自己的嗓门或改变其他人不同见地的声音,他们往往也打着民主多元化的旗子,但是当他们的留言被删了、网页被关了,他们就会暴跳如雷。
社会弊病成毛左孳生土壤
鉴于作为中国社会未来建设主力的新一代日益向毛左靠拢,有分析曾称,此现象或将导致中国社会新裂变。但该结论被认为有危言耸听之嫌。但在中共极力强调共识的大背景下,新毛左的壮大显然释放着一些不和谐信号。
有分析称,毛泽东频频被祭出,根本原因是他们不满足于社会现状,由此,推行平均主义、阶级斗争的毛泽东便成了他们抨击贫富悬殊、贪腐横行的最佳代言人。如北航教授韩德强稍早前在接受英媒采访时抱怨,毛泽东实际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相当程度上已经被否定了,否定的程度远胜过官方定义的三七开。改革开放不断推进实际上就是不断地在深化对毛泽东的否定。
他说自己中国发展方向最担心的第一个是经济主权逐渐落到跨国公司的手里。一个民族失去了它的经济独立也就会失去它的政治独立。第二个最担心的是中国国内的两极分化和阶级斗争的重新激化。其实,此论正好反映了新左派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尤其是在裹挟民粹主义力量后,其声势必然不可小觑。
“只要中国两极分化不断激化,这一争论就可能还会越来越激烈。”观察人士称,如若从根本上根除毛左生存的土壤,还需真正推动改革实现公正平等,否则毛泽东的头像还会被一次又一次地高高举起,它可能借助任何宣泄出口爆发。比如打砸日系车的反日游行示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