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职场风向 >本末倒置的“普世价值” >

本末倒置的“普世价值”

本文是“差级民主和法制专制”一文的第三章第五部分。三.现代差级民主制19.本末倒置的“普世价值”是什幺因素能使一国的经济强盛?大多数人会不假思索地回答:生产。而我偏要同你抬杠说是市场。没有市场,生产能力再高,只能造成产品过剩和生产危机。但有了市场,自己不会生产也不要紧,一是可以雇用会的人来生产,二是干脆当个倒爷作投机商人也能发大财。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重视生产的弄不过重视市场的,而资本主义经济就叫做市场经济。扩大市场有两种方法,一是扩大本国的消费水平。由于没人愿意在自家囤积多余的消费品,国内的市场最终只有靠增加人口和开发新产品来扩大。但人口增加和产品开发都是缓慢的过程。于是,资本主义国家更重视第二种更快捷的方法,就是打开其他国家的国门,把产品卖的外国去。这就是为什幺资本主义经济是在具有航海等交通条件的重商国家首先发展起来。目前,西方有了经济危机,有人马上就会预告中国的经济也将跟着完蛋。这也是用了这个市场理
论。

随着商品生产的扩大,原料、能源和劳力也都成了紧俏物资。扩大市场,争夺自然资源包括能源和廉价劳工市场必然成为以盈利为本的资本主义国家的重要生存条件。谁拒绝为资本主义国家提供这些条件,谁就是它们的天敌,不管你信仰共产主义、伊斯兰主义或莫须有主义。虽然你从来没有伤害过资本主义国家,你占有那些自然资源,养活了那幺多廉价劳力就是你的原罪。早期资本主义的市场扩张是赤裸裸的军事入侵。一个资本家可以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和好邻居。为了维持他的三好形象和背后的财源,他必须支持本国政府和军队侵略别国以便为无数像他的公司那样的企业开拓新市场,即便他完全清楚他的钞票沾满了血迹。所以,资本主义国家普遍存在着富有阶级的人格分裂,被同族尊敬但为外族憎恨。他们的虚伪和排外不被国人所察是不足为奇的,久而久之形成了堪比好莱坞演员那样的表演天赋,使现代的西方文化成为名副其实的表演文化。在迪斯尼劝人为善的动画背后,人们真正关心的是影碟的销售量和营业额

,以及什幺样的劝善题材最有市场。

资本主义国家仇恨所谓的专制国家,因为它们是铁板一块无隙可乘。资本主义国家也不喜欢不合作的民主国家,因为它们话不投机无利可图。然而,随着其他国家人民的反抗力量不断发展,资本主义国家不得不改变它的扩张方式,使武力的侵略掠夺变成和平的政治颠覆。政治颠覆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在敌对国家中制造政治派别,以便用本国优厚的经济力量收买其中一派成为自己的代理人或傀儡,破坏他国在政治和经济上的独立性。其最终目的是以其在资金、管理和技术上的绝对优势挤垮当地包括各种产业和金融业在内的民族企业,获得别国的自然资源和廉价劳力,并推销他们生产的各种产品,或者将别的国家作为它们的军事基地用以称霸世界。为此,它们不断制造新的扩张借口。在基督教日渐衰落和人种论臭不可闻的今天,西方国家制造的新的文明优越感就是所谓的民主这一“普世价值”,企图用当代西方标准下的民主、人权来重新划分地球上国家主权和自然资源的所属范围。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它们用这个“普世价值”颠覆别国的政治,制造颜色革命和培植自己的代理人,甚至干脆以“人权高于主权”为借口进行军事侵略。然而,这个“普世价值”并没有给被颠覆的国家带来繁荣和幸福。正如伏尔泰所说:“人人手持心中的圣旗,满面红光地走向罪恶”。

兜售这一普世价值的人混淆了三个相互独立的问题:民主制好不好?民主制行得通否?在怎样的国内外条件下实行民主制才能为多数人带来更大的幸福?只有论证了所有这三点,推行民主制才有实际意义。他们在回答第一点时是把西方国家的伪代议制说成是间接民主来编造或夸大差级民主的优点。在回答第二点时无视许多经济落后的国家实行西式民主后鲜有成功,反而引起低效、腐败、动乱甚至政变等事实。至于最重要的第三点。他们只会将民主变成一张空头支票,而不敢作出任何实质性担保,并有意回避,更不敢用历史事实来证实他们的许诺。资产阶级学者批判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封闭系统,但他们把“普世价值”作成一个比马克思主义更封闭的系统。马克思主义公开声明共产主义运动不适合于当时的一些落后国家与社会。然而今天的西方国家却在一切国家极力推行民主制度。
这种将发达国家的上层建筑强加于落后国家的经济基础之上的倒行逆施是典型的资产阶级唯心史观的逻辑。从这个唯心主义封闭系统得出的普世价值是本末倒置的普世价值。

历史事实是差级民主制度是欧洲国家在专制后期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到较高水平后,新生的资产阶级逐步走上政治舞台后才产生的社会制度。当时的君主立宪或议会式的
初级民主制度是随着经济的发展一步步地发展完善而成为今天发达国家的伪代议制民主形式。这种伪代议民主的实行必须具备以强大经济力量为后盾的,能够垄断候选人资格和媒体等的两大主要政治派别,以便轮流执政来代表同一阶级的利益而不致造成政权性质的根本改变。这种民主只是少部分人享有的差级民主。为了保证差级民主能够同时对多数人实行有效和稳定的专制,差级民主国家必须完备地建立起带有倾向性的公法和包括各种专业标准的私法以保护少数资本家的利益高于平民利益。除此之外,还要有由资本家严格控制的媒体引导社会舆论、操纵大众民意、掩盖社会矛盾和切断平民联络。当落后国家舍本逐末地照搬西方国家的民主后,因为没有强大的经济基础和对人民从公法到私法一整套有效的专制手段和国家机器,包括代表同一阶级利益的两大政党和保护少数人利益的法律和司法机构等,常常使国家长期陷于腐败和混乱。有些国家,例如东欧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并不知道西方国家的差级民主制实际上是为了更有效、合法和彻底的专制。当它们把这种形式上的民主当作真实的民主来推行时,很快就使自己变成了背靠西方势力的政治派别用更专业的手段实行专政的对象。到明白过来已是为时太晚。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说得好:“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的东西”。

利用弱者向往美好善良的心愿来坑骗别人是万恶之最,是精神上的穷途末路之人堕落到地狱最深之处的证明。在传统的专制社会,这种最肮脏的勾当只有极少数最卑劣的投机商人才会干得出来。但在利己主义盛行的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灵魂的堕落竟使政客极其帮闲们公然地利用这一万恶之最冠冕堂皇地为自己所属的利益集团服务。常常听到他们假惺惺地问道:你们不愿意民主,难道你们真地不喜欢有选举权和更多的民主权利吗?回答是,西方国家的选举只是其整个统治方式的一部分,是同少数大资产
阶级代表人物对立法、司法,和执政 (包括制定竞选规则,指定候选人等) 以
及舆论和新闻的,不受竞选和竞选结果影响的,绝对的垄断结合在一起的,是同私人资本家高高在上的皮鞭和权力与雇员唯命是从的隶属地位结合在一起的。这整个制度的每个方面都有机地组合在一起,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生命体。要选只能是选整个政治制度,而不是某个方面,否则毫无意义。这就如有人想学鸟儿飞翔,却只
想插上两个鸟翅膀,结果不是离不开地面,就是摔个粉身碎骨。同时,因为政治形态与经济基础是密切相关的,还应将经济条件相当时的政治制度拿来让人选。这样,中国人民能选的就是美国的奴隶制、奴工制和种族隔离制。这是在给自己脖子加上的沉重的锁链,使自己重新变成帝国主义的奴隶。

用极权主义操纵舆论的手法也能把民主观念本身变成一种封闭的极权式意识形态不能不使人为资本主义世界的创造力叹为观止。电影《浪潮》里有一个情节,当被问及“独裁统治的基础是什幺?”时,学生们回答了意识形态、监视控制、一位元首,高失业率、社会不公、通货膨胀、民族主义等这些书本上的东西。而当狼悄悄地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时,“浪潮”的队员几乎毫无警觉,沉醉于他们的雄伟理想中。今天,当西方国家用“普世价值” 这一新的极权意识形态来颠覆别国,制造了无数灾难时,又有多少人明白其中的奥秘?难道这不正是极权主义研究专家阿伦特所说的一种基于日常服从的恶,是一种被当成美德的集体无意识。好在集体无意识不等于全体无意识,具有正义感和良知的人们总是存在,如在越战和伊战中反战的美国人民。美国学者弗兰西斯·福山说过:美国以往的经验表明,“美国不能去决定民主在什幺时候和什幺地方出现。外部人不能将民主强加给一个并不需要民主的国家,对于民主和改革的需求必须是来自内部的。因而,推广民主是一个长期的、机遇性的过程,必须等有逐渐成熟的政治、经济前提才能产生效果。”

物质基础只有靠物质力量才能建立起来。通过奴隶制和奴工制致富的美国比任何别的国家都深切地懂得奴役的重要性,故迟迟不舍得废除奴隶制、种族隔离和各种不平等法案。在今天的美国,最难打赢的官司就是资本家奴役雇工的官司(不同于着名的麦当劳伤害官司),而最难见报的新闻是资本家奴役雇工的新闻。在国内廉价劳力用罄的情况下,立即将产业转往第三世界。所谓的民主法制只是为了高效和平地奴役罢了。没有战争,便没有美国奴隶制的废除,没有大规模黑人反抗运动威胁到国家利益,就不会有种族隔离政策的废除。那有半点民主的影子可见?一句话,美国奴役政策的改革靠的是暴力竞争或人民革命而不是民主!而种族隔离政策居然可以长寿到美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经济、政治和军事强国二十年之后,真是匪夷所思。多少时候,美国的普通人民包括民主粉丝们被请去共商国事?这种殊荣只有在用来拉票和策反别国时才能得到。当美国廉价劳力减少后美国经济立即报之以颜色。今天,美国“民主”依然,而经济日衰,何来民主促进经济之实?正是美国害怕其他国家学习它的榜样以毒攻毒赶超它,它才极力伪造民主强国的历史,用美国今天的生活标准指责发展中国家,忽悠或颠覆别国放弃非平衡发展的道路。

当前,阻挡世界民主潮流的正是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以“普世价值”为幌子,企图操纵和奴役其他国家的野心。西方国家为落后国家的民主“揠苗助长”只会破坏别国正常的民主进程。除了造成难以避免的政治动乱和破坏社会稳定外,它们用民主这张空头支票骗取第三世界国家的资源、市场和劳力,而将攒取的利润灌入自己的口袋,因而给其他国家,尤其是技术落后的国家,留下的仍然是贫困和落后。这便是西方国家将它们的所谓民主输出到南美洲、非洲甚至东欧那些穷国的结果。在无数外来民主失败的事实面前,主权独立的国家逐步认清了西方国家那只狼外婆的真面目。穷国和弱国为了维护自己的独立和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得不加强对西方国家推销外来民主的防范。中国三十年来的经济成就正是来自于成功地防止了西方国家的颠覆,从而避免了国家的分裂和社会的动乱,维护了生产力的稳定发
展。

西方国家的普世价值不仅是自私的,而且是虚假的。它们对别国的民主没有一贯的标准,而是采用以于它们的利益相关的双重标准来判断。一些民选出来的政府因为不愿臣服于西方国家,仍然被西方国家视为独裁国家并欲除之而后快。而对另一些专制国家,只要对它们有利,西方国家就视其为朋友。2009年伊朗大选,艾哈迈迪-内贾德以62.63%
的得票率在总统选举中获胜。获胜的得票率甚至超过了当年当选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由于美国和欧洲国家不喜欢内贾德,它们在大选结果公布后,立即表示因大选存
在者作弊的可能,故不接受选举结果。然而,它们却拿不出任何有关作弊的证据。据报导,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利用各种互联网、手机等通讯工具用谣言来煽动伊朗反
对派推翻大选结果。至今,西方国家仍然没能拿出任何大选作弊的证据来。在这场丑剧中,西方所谓的民主国家赤裸裸地暴露出他们反民主的本性。如果明白前面对
这些国家假民主真专制的批判,就不会觉得这些差级民主国家表里不一的行为有什幺奇怪之处。

当代许多亚洲国家,包括中国的实践再次证明了西式民主不是发展经济的必备条件。西方国家欺骗人民的形式民主为了缓和各资本集团在经济利益上的冲突,必须在两党间力求政治上的中庸妥协,另一方面却不能真正缓
解统治阶级与平民大众的矛盾。这使西方国家在实行了差级民主之后反而增加了各政治派别之间的摩擦,减缓了国家定向发展的效率。随着东方国家的觉醒和强大,
差级民主这一与生俱来的弱点使西方国家在与后起国家的非平衡竞争中逐渐失去其相对优势。首先是西欧相对于苏联的优势消失,接着资本主义国家的最后一个强大
堡垒美国相对于亚洲新兴国家的优势也在消失之中。为了战胜东方国家,西方国家正热衷于给东方国家插上普世价值的翅膀,收买愿意背叛本国人民和迷信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年轻人颠覆本国的政权,使不具备民主政治条件的东方国家陷入民主自乱的陷阱,从而失去在独立政治下不平衡竞争的优势。

如果西方国家真心向往民主并承认民主是普世价值,应该使本国的民主制度与经济同步发展,给予人民审查候选人的鉴定权和罢免违反民意的政治贵族的罢免权,使目前的伪代议制变成真正的代议制并进一步过渡到督议制(也有人称作审议制)。
并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将真正的民主提升到国与国相处的关系中,尊重各国人民对制度的选择。从而真正做到各种制度国家和平共处,在维护人类长远利益的前
提下有计划地、合理地和公平地开发利用有限的地球资源。差级民主国家可以利用它们的政治经验帮助其他国家提高内部管理的功效,但要放弃以民主、人权等为借
口或武器来操纵、控制、和消灭其他国家的目的,放弃以经济手段压迫其他国家就范的行为,放弃以军事力量控制全球的野心,将民主名符其实地落实到国际关系
中。否则,只是证明了它们暴力专制的反民主本性。这就是今天真民主与假民主之间的试金石。一切谎言,不管多幺动听,都将在这试金石前露出真相。中国等国家应当理直气壮、义不容辞地开导和帮助西方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学会最起码的民主和互尊的行为方式,而同样不能因它们在国际事务中缺少民主、人权的霸道作风而对
其发动侵略和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