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解析 >秋不曲:赵作海从龟孙到大爷 >

秋不曲:赵作海从龟孙到大爷

【6月24日讯】自从媒体上公开报导赵作海冤案后,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俨然成为「 朝圣」之地。殃视报导:6月21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副院长孙振民在河南省商丘市中院院长宋海萍等人的陪同下,来到新建的赵作海的家裏。张大院长在镜头前对赵作海深深地「鞠躬尽瘁」,鞠躬弯度超过九十度。笔者忽然感觉,那个此前数十年连「龟孙子」都算不上的村夫俨然成为「大爷」。笔者想,如果网络上媒体上没有将赵作海案件炒热起来,没有广大读者们的关注,能够让官员们如此的敬重赵大爷吗?

当然,省院院长能够在媒体曝光赵冤案后如此不耻当「龟孙」,应是进步了。私下里,许多当官的往往会说一句话,如果让网络炒起来那不得了。这说明,当官怕网民的,当然是怕被炒作被人肉搜索。近年来,那些贪官髒官被网络炒被人肉搜索而身败名裂的不在少数。但是对于张立勇院长的表现以及对公众的讲话,依然还是标準的共党官腔共党八股文。如此官腔如此八股文对这个社会没有任何意义。

张院长对赵作海说,法院专门将赵释放的那一天,被当作错案警示日,以免类似案件再次发生,要让错案不再发生。这完完全全是官方语言,就如公安部长说要让犯罪份子不敢不能对在校学生行兇一样让人感到可笑滑稽。笔者现在就可能断言,类似赵作海此类的冤案,绝对不会停下来,绝对不会绝迹,除非共党立马就倒台,中国立马就民主。刑事案件在西方民主社会就是刑事案件,再轰轰烈烈的案件就是刑事案件,但在中共国往往有少许刑事案件会成为政治案件。而中共的政治往往是最骯髒阴暗不敢见阳光的。比如书记、市长、县长被杀了、一个很有影响的大享被杀了,此案无疑就是政治案件。如果公安有本事破了案抓到了真兇,那是刑事案件。最可怕的是公安没本事抓到真兇,而上级以及社会舆论压力太大时,就成为政治案件了。此时,谁让公安怀疑上,谁倒了八辈子大霉。因为政治是不讲良知与道德的,所以就是有些人发现抓错人了,往往还是将错就错,最终酿成冤案。因为上升到政治的高度,所以当事者再怎幺申诉、控告、哭喊、上访都无济于事。所以酿成冤案是这个罪恶的共产主义制度造成的,一个高院的院长说要防止冤案就能防得了吗?张立勇说赵作海案的教训是极其深刻的,应该反思,从中找出原因。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个可恶的制度,但张立勇有办法改变之吗?

张院长还说赵案反映出我们法院的有些法官没有很好地处理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準绳的司法原则,没有坚持疑罪从无的原则。似乎造成赵作海此类冤案就是一些法官不坚持原则造成的。如果法院真正能够独立办案,能够不受政府权势等等因素的制约,那幺法官乐意把赵作案这样的嫌疑人判刑吗?说法院黑,当然也不能把所有的法官都看成比黑社会更心黑的人,那种看法肯定是不对的。法官队伍中当然也会有一些心地善良之辈,也有一些会思考会反思的人,还有一些研究着如何改变现状的正义人士。一旦中国有让他们独立判案的土壤,相信很多公正的案件会被判出来。立即宣传法官独立办案,立即宣布法官可以不考虑任何政治舆论因素,笔者相信,会有很多法官敢立即审判法轮功人士无罪,当庭释放。

张立勇院长如果真有良知,那幺就写一些博客,极力主张司法独立、法院独立、法官独立,然后配合全国痛恨冤假错案的形势,推动中国的司法进步。但是,估计张立勇没有这个胆量,哪怕这只是研讨的文章,张立勇也不敢背着要抛弃党的领导这个罪大恶极的名去探讨此类文章的。
秋不曲
2010-6-23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