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咨询建议 >那一刻的我们都落泪了,不然你我怎会相逢于网络 >

那一刻的我们都落泪了,不然你我怎会相逢于网络

你想找昔日老友话旧,可等待你的却是摄象机、闪光灯。我要讲的这个段子就是发生在我们家乡的一个真实故事。我要写完自己的故事,写出别人的心声。想要辣椒爆炸,香料超标,花椒麻痹掉所有负面情绪。


日子在不紧不慢的流逝,梳理成了一页页清浅的韶光。不然你我怎会相逢于网络,于我,码字是一份工作责任,也日渐成为一种寄托和陪伴。我知道,日后我也会化为一把泥土,一块墓碑。我念着你,所有人认为你很美的庄严,这时我才假惺惺传道似的说只是祝福而已。


我贪婪地将这样的味道吸进鼻腔和肺腑。这种人充分实行了“懒得动手,懒得动脑,懒得挪窝。大猪倌虽不是官,权力却不小,让猪咋的猪就得咋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云,你听我说你别激动,好吗?